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上半年中国股权投资总额同比下滑四成,国资仍是最重要资金来源

时间:07-28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124

上半年中国股权投资总额同比下滑四成,国资仍是最重要资金来源

今年以来,中国股权投资市场整体延续了去年的下滑趋势。截至二季度末,中国股权投资市场的募集规模达7341.45亿元,投资金额为2929.65亿元,分别同比下滑23.5%、42%。从募资端看,国资背景LP仍是人民币基金的主要出资方,上半年出资金额占比超七成。从投资行业分布来看,科技创新仍为上半年的投资主题,国家战略新兴产业成为主要投资方向。数据显示,半导体及电子设备、生物技术和医疗健康、IT等三大行业最受青睐,前两个季度的投资案例数量均超过700起。“上半年中国股权投资市场虽仍处于下滑态势,但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稳步恢复与增长,我们将长期看好中国市场。”清科集团创始人、董事长,清科创业CEO倪正东表示,今年没有疫情,VC/PE投资和募资都在下降。这种情况下创投市场怎么做,是值得投资界同行们所关注、交流和思考。募、投规模双降今年以来,受宏观经济环境影响,全球股权投资市场面临下行压力,国内股权投资市场也处于低活跃周期,投资案例数和投资金额延续下滑态势。清科研究中心数据显示,2023年上半年,中国股权投资市场的募集规模达7341.45亿元(人民币,下同),同比下滑23.5%;投资金额合计为2929.65亿元,同比下滑42%;投资数量为3638起,同比下滑37.5%。美国股权投资市场也有类似的情况。数据显示,美国VC/PE同期募资1862.72亿美元(约为1.35万亿元人民币),同比下滑37.4%;投资数量超过1.25万起,同比下滑7.5%;截至二季末的投资金额达5039.6亿美元(约3.64万亿元人民币)。整体来看,在今年上半年,政府机构、政府出资平台、政府引导基金,产业资本,富有家族及个人仍是我国股权投资市场人民币基金的主要出资方,三者的合计披露认缴出资金额近5000亿元人民币,占比达到80.1%。从资金属性而言,国内的募资结构分化趋势进一步延续,以政府机构/政府出资平台、国企/央企、政府引导基金等为代表的国资背景LP依旧是我国募资市场的重要支撑。数据显示,2023年上半年,国有控股和国有参股LP的合计披露出资金额占比达71.2%。本土化、国资化为主导的特征日益明显。“国内早期投资已经过了个人天使的阶段,进入机构化、阵地战的阶段。”银杏谷资本创始人、总裁陈向明认为,早期以个人树立IP形象去做早期投资,曾在C端互联网的时候取得了一定的成功,但是面对今天TO B和科技领域,这种投资方式挑战很大,“因为硬科技的复杂性、TO B的复杂性,已经超出了个人认知能力”。“从大逻辑来讲,是LP的结构变化了,但是我们为LP服务的本质没有变。”上海科创基金总裁杨斌则认为,若LP是以国资为主体的,那必然要考虑国资对安全性、增值性以及支持产业发展、培育龙头、强链补链等多元化目标诉求的因素。在他看来,当前,整个国家都到了资本招商这样一个大的轨道和周期当中,这也是未来将长期存在的中国特色股权投资业态。在这个过程当中,无论是国资背景的资金还是市场化资金,都必须要应对这个变化,去改变自己。另一方面,从退出方式来看,全面注册制背景下,以IPO形式退出的案例成为主流。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二季度末,中国股权投资市场共发生1326笔退出案例,同比下降32.6%。其中,被投企业IPO案例数共1032笔,占比77.8%;而并购、借壳退出案例仅不足10%。值得注意的是,过往美元基金的上市账面回报领先于人民币基金,但在滴滴事件之后,即2021年下半年拐点出现,人民币基金在境内上市的回报已经超过前者。就今年上半年IPO来看,A股平均账面回报水平为4.58倍,而境外市场则为4.20倍。如何“投早、投小、投科技”?作为近年来热门的投资主题,以科技创新为代表的国家战略新兴产业也是今年上半年的主要投资方向。其中,半导体及电子设备、生物技术和医疗健康、IT等硬科技投资热度保持高涨,投资案例数量均超过700起,投资金额分别为631.63亿元、435.48亿元、285.25亿元。不过,上述三大行业虽然在今年上半年“吸金”最多,若与去年同期对比,无论在数量还是金额上均有所下滑。如半导体及电子设备行业数量同比下滑33.6%,投资金额同比缩水45.5%。与此同时,也有部分行业赛道的投资出现明显增长。例如食品、饮料行业今年上半年的投资案例为69起,同比下滑49.3%;但投资金额达223.48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74.3%。事实上,随着我国科技创新战略目标推进,股权投资行业投早、投小、投科技已经成为全行业的共识。那么,当投资人无人不谈“投早、投小、投科技”时,这条道路上是否会进入“内卷”阶段?又该如何找到优秀的项目?“于我而言,投早投小投科技这个领域一点都不卷,还是很孤独的,因为它周期太长,难度太大。”陈向明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假如说今天的投资都是七八年以后见分晓,那么就不会关心今天是寒冬还是春天。陈向明认为,早期投资机构的投资属性跟成熟的投资机构的属性完全不一样。在拥抱风险、损耗率很高的实践中,要培养投资平台和投资经理的能力,去触达到行业的天花板,构建高的赔率。“短期的低谷其实是做早期投资、科技类投资更好的机会。”陈向明进一步指出,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今天是寒冬,才是投资更好的机会,估值更低,看到的噪音更少,看到事物的本质更清晰,可以更从容地构建投资项目。“总体来说,同时投早、投小、投科技是不容易的,或者说投早、投小、投科技是一种现象,而不是一种投资标准。”在联想之星总裁王明耀看来,投科技要投新,要有一些新的元素,尤其是新的跃变的东西,能够促使这个项目有爆发力。此外,他还认为,投科技项目的时机和团队选择也很重要。“要把握住拐点,太早了也不行。有的人说要投到特别早期的科研里面去,但其实这可能在整个经济周期里面不一定能够退得出来,所以拐点的选择是我们要特别去关注的”。专业投资人看好哪些机会?“我觉得几个方向永远是‘春天’:机器人、人工智能算法、空天产业,现在比较热的GPT,以及人工智能在城市治理和社会管理上的应用。”陈向明对记者表示,这些领域不管经济周期波动如何,都是他是非常看好的方向。“尽管当前股权投资面临着越来越多的外部挑战,但是我们仍然能够看到一些长期性和结构性的机会。”海松资本管理合伙人马东军以新能源领域举例,他表示,无论是在电池和光伏的材料及工艺方面的创新,还是新型储能技术,或是氢能作为原料、燃料以及储能的载体等方面,都出现了很多新的机会。其中一些创新性技术的应用,目前可能正处于大规模爆发的前夕。“如何在产业里发现大家没有发现的领域,先于同行找到优秀的初创公司,这个非常重要。”光速光合合伙人蔡伟则认为,现在重点关注的赛道是硬科技、绿色科技和医疗健康,这三个最卷行业的竞争非常激烈。同时,蔡伟提醒道,硬科技投资的回报有一定的天花板,必须要保证投资的准确性才能给LP带来不错的回报。除了在投资时点对行业和公司判断准确之外,也要在被投公司需要产业资源的时候,积极整合行业资源推动公司成长。“科技转型发展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唯一出路,军工首先是高科技,同时是硬科技。”泰中合投资创始合伙人、董事长吕晨认为,大国的发展一定是军工带动高科技的发展,军工是当前我们认为能够超越经济周期一个非常良好的高科技赛道。吕晨分析指出,从基本逻辑和规律来看,军工这个领域有非常好的成长性;其次,军工有比较高的确定性和成长速度。“这个领域无论从需求侧和供给侧都是一个非常安全的领域,当前的资本谨慎又谨慎,需要确定性的赛道相匹配,所以军工在这个前提下是非常值得关注的一个领域。”他表示。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